China Change Logo
精选
曹雅学,2020年10月30日 1  被 捕 大理古城是一个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中国西南小城。对于从内地来的游客,最亮眼的可能是云南高原的宝石蓝天空和青瓦白墙、雕梁画栋的房子。因为四季如春街边、店门外种满了花草,墙上爬满藤萝,站在街上可以看到云雾环绕的绿山。不管从地理上还是美感上,大理像一个世外桃源。的确,上世纪九十年代和这个世纪的最初十年,很多来自中国各地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和音乐家来到这里落脚,还有因为这样或那样原因希望远离喧嚣和骚扰的人。
改变中国独家访谈
  • 翻 转 — 谢阳酷刑披露前后

    翻 转 — 谢阳酷刑披露前后

    与陈建刚律师以及709家属陈桂秋的访谈 2020年7月28日 引言 2015年7月9日,以及接下来数日,中国当局在北京和其它数个城市突然抓捕人权律师以及人权活动者,并同时对多达三百名律师和公民进行问话、警告、以及短暂拘留,人称“709事件”。其后,709被捕者被秘密羁押数月,羁押期间均遭到令人发指的酷刑,其中多人被强迫电视认罪,或受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指控,被判处徒刑。谢阳是湖南长沙的一名被捕律师,从2016年秋到2017年初,家属和律师披露了谢阳遭受酷刑的细节,其过程曲折、惊悚,乃至千钧一发。一个故事,读懂一个国家。继续阅读 »
  • 隋牧青:做人权律师,我付出了代价,但我得到了更多

    隋牧青:做人权律师,我付出了代价,但我得到了更多

    隋牧青,曹雅学,2020年6月2日 一、六四 YC:我们先从“六四”讲起。中国人权律师里面有好几位,可能有一些我不知道,至少我知道的好几位,我们就叫它“八九一代”,浦志强、丁家喜、唐吉田,你,当然了,都是。有一张照片我记得特别清楚,网上流传也比较广,你和几个同学在一起唱歌。继续阅读 »
  • 梁小军:为政治犯辩护是中国律师的机会和荣耀

    梁小军:为政治犯辩护是中国律师的机会和荣耀

    梁小军,曹雅学,2020年5月15日 新冠病毒突如其来,横扫中国,席卷全球。一样肉眼看不见的半生命体,就这样令几十亿人类陷于停顿,窝在家里躲避瘟疫,相互回避,并将未来的走向推出了惯性轨道。然窗外春天如期而至,晴雨交替,鸟和松鼠,世界依旧。脑回路有点懵了。要不我们来讲故事吧。改变中国决定开始一个故事系列,叫《我如何成为一名人权律师》,说不定会成为中国人权律师的《十日谈》。今天我们推出第一位讲故事的人,北京梁小军律师,2020年4月9日。— 编者按继续阅读 »
  • 从成功的商业律师,到公民权利活动家 — 独家访谈丁家喜

    从成功的商业律师,到公民权利活动家 — 独家访谈丁家喜

    采访者按:我跟丁家喜律师提出做个访谈时,他起初不大情愿。那是2017年秋天,他出狱一年,来纽约上州只有五千居民的村子阿尔弗雷德与妻子和两个女儿团圆,过几天就要回中国了。他不想吸引人的注意,他说,这只会妨碍他的工作。我说,“请你把你的故事留下来,到某个时刻,人们会想要、也需要知道你是谁。”现在到了这个时刻。2019年12月26日晚上,他在北京被抓捕,原因跟他12月早些时候在厦门参加的一个聚会有关。目前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就是秘密关押。他的律师被拒绝会见,家人至今未收到任何正式法律文件,告知人在哪里,受到什么指控。他可能会遭受酷刑。这个访谈是2017年10月27日通过Skype进行的。全文15,000字,希望这篇访谈为那些在家自我隔离、防范武汉病毒的人们提供一个多层面的阅读。— 曹雅学,改变中国主编继续阅读 »
报道与评论
  • 丁家喜与阿尔弗雷德

    丁家喜与阿尔弗雷德

    罗胜春,2020年8月31日 I 听到家喜被抓的消息时,我和女儿正在夏威夷度圣诞节假期。我在临海的山道上爬山, 两个女儿在山下的海滩戏水。天湛蓝,海湛蓝,白色沙滩在下午的阳光里一望无际。留宿家喜的北京朋友来电说,家喜26号晚上被一群山东口音的警察连人带物一起带走了,他们家里被翻得一塌糊涂,密码锁被破坏,但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继续阅读 »
  • 2020年2月1日,武汉市民方斌的一天

    2020年2月1日,武汉市民方斌的一天

    方斌,2020年2月3日 方斌是一位中年武汉人。他的朋友告诉“改变中国”说,方斌原在北京做建筑设计生意,因为针砭时弊,他的公司被强行关闭,于是他回到武汉。在武汉他开了一家汉服服装厂,但是生意惨淡。武汉封城时,他在微信上设立了一个名叫“全民自救”的群,在其中报道新冠状病毒在武汉肆虐的真实情况。继续阅读 »
  • CIA报告不给看,不如我们自己算:武汉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估算

    CIA报告不给看,不如我们自己算:武汉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估算

    概要:据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截止2020年4月9日,该市累计报告感染病例 50,008例,死亡病例 2,575例。但据笔者估算,实际感染者当在400,000至600,000间,死亡人数在 22,000至30,000间。继续阅读 »
  • 一场聚会引发的抓捕、逃亡和离散

    一场聚会引发的抓捕、逃亡和离散

    一个多月前,二十几个来自四面八方的中国人相约来到厦门。他们当中有律师,有从事不同职业的公民,有男有女。12月7日和8日两天,他们在一所私宅聚会,讨论时政,探讨年度十大公共事件,探讨中国政治的走向。他们也相互交换在各地进行公民权利倡导的活动和经验。在一个正常国家,这些是公民的正常活动。但是在中国,共产党政权将这样的活动视为对政权的威胁而加以围剿和打压。人们如果随意聚集在一家餐厅进行这样的讨论,会被驱散,参与者会被警察带走进行问讯,做笔录,签字,保证不再参与这样的活动。在有些情况下,参与者甚至会被拘留,或者因为警察的施压而被雇主解雇或者被房东驱赶。因为如此,也仅仅因为如此,厦门的聚会不得不是一次秘密聚会。继续阅读 »
  • 致奥巴马: 中国为何没有曼德拉

    致奥巴马: 中国为何没有曼德拉

    2015年3月21日,中国最年轻的政治犯黄文勋听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访问美国的消息后,给美国总统奥巴马写了一封信。那时他刚过完25岁生日不久,在湖北赤壁看守所未经审判,已经羁押一年十个月(如今已两年零四个月)。他讲了自己的故事,试图让美国人“了解不一样的中国。”他似乎确信这封信会抵达奥巴马的手上,他为占用总统宝贵的时间感到抱歉,但他又说,这可以算作“国际道义时间”吧。继续阅读 »
其他来源
  • ‘公检法如果要对人民审查,可以把任何人推上法庭’:张展案庭审辩论阶段辩护律师部分发言

    ‘公检法如果要对人民审查,可以把任何人推上法庭’:张展案庭审辩论阶段辩护律师部分发言

    张科科律师,2021年 1月1日 审判长、审判员: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接受张展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发表如下辩论意见: (在对公诉人发表的公诉意见回应之后,辩护人继续发表意见。) 一个人冒着被乙级烈性传染病感染的风险跑到武汉,她要么是疯子,要么是了不起的人。继续阅读 »
  • 张展刑事判决书

    张展刑事判决书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20)沪0115 刑初 4002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展,女,1983年9月2日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汉族,硕士研究生文化,无业,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路 162 号,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宣黄公路158号 D307室。2018年8月因利用国际互联网传播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处警告:2019年4月因寻衅滋事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 处行政拘留一日;2019年 11月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处行政拘留十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20年5月1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 继续阅读 »
  • 公⺠记者无罪 —人权律师团律师就张展被判四年的声明

    公⺠记者无罪 —人权律师团律师就张展被判四年的声明

    2020年12月29日 2020年12月28日上午,张展寻衅滋事案开庭,并当庭宣布了判决结果,四年有期徒刑,举世震惊。 这是非常严重的人权迫害,张展不仅无罪,反而有功于这个国家,这个族 群。张展在新冠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在武汉人想逃离武汉时,她,一个弱女 子,反而只身去了武汉,这是真正的逆行。继续阅读 »
  • 疫情时代的狂人日记 — 关于张展

    疫情时代的狂人日记 — 关于张展

    艾晓明, 2020年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我没有对任何人说一句“圣诞快乐”。因为,今天,在此地,此时,此刻,我无法不格外地想到一个人、一位女性、基督徒:张展。 她在受苦,从夏天六月里开始绝食,持续地被鼻饲而维持生命。她被施以脚镣,两只手被约束带束缚。她所受的折磨,用前律师李和平的话来说是“一秒钟等于一万年”。而我们这些没有承受如此痛苦的人们,该为她做点什么?继续阅读 »
  • 被连坐煽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120天

    被连坐煽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120天

    李翘楚,2020年11月8日 2月15日晚十一点左右,昌平区许志永家中,我正忙于武汉疫情的志愿者工作,朋友发来信息询问志永的情况,称“听说他被抓了”,当时我也有大概8、9个小时没有联系上他,内心很是焦虑担忧。2月16日凌晨00:26,我准备上床睡觉,忽然听到门外有粗重的敲门声,同时有男性的声音大喊道:“开门!安全检查!”深夜独自在家的我听到这样的响动很是害怕,急忙拿起手机,手颤抖着给朋友发了条信息“门外有人敲门”,慌张的在门口走来走去,最终还是迟疑着去开了门。继续阅读 »
  • 一个民营企业和政府打不赢的官司、说不通的理 — 孙大午2013年和讯访谈

    一个民营企业和政府打不赢的官司、说不通的理 — 孙大午2013年和讯访谈

    2020年12月8日(文字稿由改变中国整理) 和讯:我听说您发展起来之后,一度和政府的关系非常的不好,因为你不太懂得和政府意思。 孙大午:我在政府也待过,我也知道这种猫腻,这种潜规则我也知道,主要是我自己下来,搞的是农牧业,所以这个行业来说,他搞的是养鸡养猪,做饲料这个行业,国家一直是支持的,那时候还有什么市长工程,菜篮子、米袋子,很重视的,所以各级政府都很重视菜篮子米袋子工程,所以我做的这些事情国家都应该支持的。继续阅读 »
vertical_align_top
支持我们的工作

改变中国致力于为您提供中国法治、人权、公民社会的信息。我们希望帮助读者了解中国政治图景中受审查最严重、最少为人知的方面。改变中国是一个美国联邦非营利免税机构 (EIN 46-2665527),您的捐款在美国可以享受全额抵税。


社交媒体收看

网站访问量统计:
  • 2,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