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Change Logo
精选
2021年5月22日 第五屆中國人權律師節將于2021年7月9日在網上舉行。 中國人權律師節創始于2017年7月9日,以2015年7月9日震驚中外的律師大抓捕事件為標誌,銘記中國人權律師群體為法治與公義做出的不懈抗爭和巨大付出,表彰他們的理想、勇氣、與頑強。 人權律師,顧名思義,是代理人權案件的律師。他們絕大多數不是著名的律師,也不是有錢的律師,但他們無可辯駁地賦予了整個中國律師群體一個精神高度。
改变中国独家访谈
  • 孙大午:一个农民企业家的三十六年改革开放梦

    孙大午:一个农民企业家的三十六年改革开放梦

    曹雅学,2021年3月30日 2003年3月的一天,当孙大午在中国农业大学济济一堂的神内报告厅演讲的时候,他像是罗马神话中的两面神,一面看着过去,一面看着未来。 他先从过去讲起。“徐水县是个很有名气的县,”他说,“大家可能不知道,58年的共产风就是从徐水县刮起来的。我就在那个地方出生,而且我生活的在共产风刮得最厉害的地方。”继续阅读 »
  •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五)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五)

    长平,曹雅学,2021年3月9日 接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 2008年因为一篇关于西藏的专栏遭到人身攻击 2005年底我又回到了广州,参与创办了南都周刊。南都周刊是一份关注城市新闻和城市文化的刊物,但它的报道范围超越了我们当初的定义。那些年中国出现了公民权利运动、NGO组织,很多新观念开始蓬勃发展,南方报业的几个出版物对此都很感兴趣,南都周刊在这方面的报道比较突出。当时我作为南都周刊的主编,也作为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的专栏作者,有意识地跟读者讲述公民社会这个概念,而且我们还和社会上的一些机构进行合作,组织研讨活动和调查活动,扩大公民社会这个概念的影响。继续阅读 »
  •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四)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四)

    长平,曹雅学,2021年3月9日 接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 公共知识分子孵化器 曹雅学: 我九十年代初就离开了中国,在很多年里对中国发生的事情、社会的动态了解很少。最近几年做改变中国网站以来,我开始了一个补课过程,有太多要了解的事情。我手里从没有拿起过一份南方周末,但是这些年里我不断看到南方周末一些成为集体记忆的文章,比如二十年前新年献词、一些里程碑的报道。我还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那些年里很多知识分子给南方周末写文章,比如贺卫方教授就是因为1998年在南方周末写的一篇题目叫《复转军人进法院》的短评而出名,并开始在报刊撰文,成为家喻户晓的公共知识分子。我认识的一个北师大文学教授,也给南方周末写文章。所以我得到的印象是,南方周末在很多年里似乎是一个活跃的公共话语场所。想请你回顾一下。继续阅读 »
  •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三)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三)

    长平, 曹雅学, 2021年3月9日 接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中国改革开放20周年纪念日 我到南方周末之后很快遇到一件大事,那就是1998年的12月18日,中国改革开放20周年纪念日。20年前,也就是1978年的12月18日,被认为为改革开放作出了重要决定而且定下基调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的京西宾馆开幕,它就成为一个历史性的日子,被认为是中国改革开放纪念日。所以每十年的那一天就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中国的媒体都要进行方方面面的纪念,当然主要就是歌功颂德。继续阅读 »
报道与评论
  • 丁家喜与阿尔弗雷德

    丁家喜与阿尔弗雷德

    罗胜春,2020年8月31日 I 听到家喜被抓的消息时,我和女儿正在夏威夷度圣诞节假期。我在临海的山道上爬山, 两个女儿在山下的海滩戏水。天湛蓝,海湛蓝,白色沙滩在下午的阳光里一望无际。留宿家喜的北京朋友来电说,家喜26号晚上被一群山东口音的警察连人带物一起带走了,他们家里被翻得一塌糊涂,密码锁被破坏,但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继续阅读 »
  • 2020年2月1日,武汉市民方斌的一天

    2020年2月1日,武汉市民方斌的一天

    方斌,2020年2月3日 方斌是一位中年武汉人。他的朋友告诉“改变中国”说,方斌原在北京做建筑设计生意,因为针砭时弊,他的公司被强行关闭,于是他回到武汉。在武汉他开了一家汉服服装厂,但是生意惨淡。武汉封城时,他在微信上设立了一个名叫“全民自救”的群,在其中报道新冠状病毒在武汉肆虐的真实情况。继续阅读 »
  • CIA报告不给看,不如我们自己算:武汉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估算

    CIA报告不给看,不如我们自己算:武汉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估算

    概要:据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截止2020年4月9日,该市累计报告感染病例 50,008例,死亡病例 2,575例。但据笔者估算,实际感染者当在400,000至600,000间,死亡人数在 22,000至30,000间。继续阅读 »
  • 一场聚会引发的抓捕、逃亡和离散

    一场聚会引发的抓捕、逃亡和离散

    一个多月前,二十几个来自四面八方的中国人相约来到厦门。他们当中有律师,有从事不同职业的公民,有男有女。12月7日和8日两天,他们在一所私宅聚会,讨论时政,探讨年度十大公共事件,探讨中国政治的走向。他们也相互交换在各地进行公民权利倡导的活动和经验。在一个正常国家,这些是公民的正常活动。但是在中国,共产党政权将这样的活动视为对政权的威胁而加以围剿和打压。人们如果随意聚集在一家餐厅进行这样的讨论,会被驱散,参与者会被警察带走进行问讯,做笔录,签字,保证不再参与这样的活动。在有些情况下,参与者甚至会被拘留,或者因为警察的施压而被雇主解雇或者被房东驱赶。因为如此,也仅仅因为如此,厦门的聚会不得不是一次秘密聚会。继续阅读 »
  • 致奥巴马: 中国为何没有曼德拉

    致奥巴马: 中国为何没有曼德拉

    2015年3月21日,中国最年轻的政治犯黄文勋听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访问美国的消息后,给美国总统奥巴马写了一封信。那时他刚过完25岁生日不久,在湖北赤壁看守所未经审判,已经羁押一年十个月(如今已两年零四个月)。他讲了自己的故事,试图让美国人“了解不一样的中国。”他似乎确信这封信会抵达奥巴马的手上,他为占用总统宝贵的时间感到抱歉,但他又说,这可以算作“国际道义时间”吧。继续阅读 »
其他来源
  • 孙大午法庭最后陈述

    孙大午,2021年7月28日,于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法庭 谢谢法庭给我陈述的机会。 首先我陈述一下大午集团的发家史。大午集团是我妻子养50头猪、养1000只鸡起步的,我是当兵出身,1988年辞职下海的,和妻子刘会茹一块创建了大午集团。真正的创始人应该说是我的妻子刘会茹。大午集团是一个以农牧业为主的企业,以养猪、养鸡、做饲料为主,回忆过去很激动(哽咽)。继续阅读 »
  • ‘公检法如果要对人民审查,可以把任何人推上法庭’:张展案庭审辩论阶段辩护律师部分发言

    ‘公检法如果要对人民审查,可以把任何人推上法庭’:张展案庭审辩论阶段辩护律师部分发言

    张科科律师,2021年 1月1日 审判长、审判员: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接受张展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发表如下辩论意见: (在对公诉人发表的公诉意见回应之后,辩护人继续发表意见。) 一个人冒着被乙级烈性传染病感染的风险跑到武汉,她要么是疯子,要么是了不起的人。继续阅读 »
  • 张展刑事判决书

    张展刑事判决书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20)沪0115 刑初 4002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展,女,1983年9月2日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汉族,硕士研究生文化,无业,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路 162 号,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宣黄公路158号 D307室。2018年8月因利用国际互联网传播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处警告:2019年4月因寻衅滋事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 处行政拘留一日;2019年 11月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处行政拘留十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20年5月1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 继续阅读 »
  • 公⺠记者无罪 —人权律师团律师就张展被判四年的声明

    公⺠记者无罪 —人权律师团律师就张展被判四年的声明

    2020年12月29日 2020年12月28日上午,张展寻衅滋事案开庭,并当庭宣布了判决结果,四年有期徒刑,举世震惊。 这是非常严重的人权迫害,张展不仅无罪,反而有功于这个国家,这个族 群。张展在新冠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在武汉人想逃离武汉时,她,一个弱女 子,反而只身去了武汉,这是真正的逆行。继续阅读 »
  • 疫情时代的狂人日记 — 关于张展

    疫情时代的狂人日记 — 关于张展

    艾晓明, 2020年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我没有对任何人说一句“圣诞快乐”。因为,今天,在此地,此时,此刻,我无法不格外地想到一个人、一位女性、基督徒:张展。 她在受苦,从夏天六月里开始绝食,持续地被鼻饲而维持生命。她被施以脚镣,两只手被约束带束缚。她所受的折磨,用前律师李和平的话来说是“一秒钟等于一万年”。而我们这些没有承受如此痛苦的人们,该为她做点什么?继续阅读 »
  • 被连坐煽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120天

    被连坐煽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120天

    李翘楚,2020年11月8日 2月15日晚十一点左右,昌平区许志永家中,我正忙于武汉疫情的志愿者工作,朋友发来信息询问志永的情况,称“听说他被抓了”,当时我也有大概8、9个小时没有联系上他,内心很是焦虑担忧。2月16日凌晨00:26,我准备上床睡觉,忽然听到门外有粗重的敲门声,同时有男性的声音大喊道:“开门!安全检查!”深夜独自在家的我听到这样的响动很是害怕,急忙拿起手机,手颤抖着给朋友发了条信息“门外有人敲门”,慌张的在门口走来走去,最终还是迟疑着去开了门。继续阅读 »
vertical_align_top
支持我们的工作

改变中国致力于为您提供中国法治、人权、公民社会的信息。我们希望帮助读者了解中国政治图景中受审查最严重、最少为人知的方面。改变中国是一个美国联邦非营利免税机构 (EIN 46-2665527),您的捐款在美国可以享受全额抵税。


社交媒体收看

网站访问量统计:
  • 25,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