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Change Logo

人权与民权
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
唐荆陵,2016年4月26日 在《漫漫自由路》中,曼德拉在回顾近三十年的牢狱生活时,写道:“只有进入监狱才能真正了解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不应以其对待最高级的公民来判断优劣,而应以其对待最低级的公民来判断其好坏。南非政府对待非洲犯人就如同对待动物一 [...] 继续阅读 »
丁家喜与阿尔弗雷德
罗胜春,2020年8月31日 I 听到家喜被抓的消息时,我和女儿正在夏威夷度圣诞节假期。我在临海的山道上爬山, 两个女儿在山下的海滩戏水。天湛蓝,海湛蓝,白色沙滩在下午的阳光里一望无际。留宿家喜的北京朋友来电说,家喜26号晚上被一群山东口音的警察连人带 [...] 继续阅读 »
翻 转 — 谢阳酷刑披露前后
与陈建刚律师以及709家属陈桂秋的访谈 2020年7月28日 引言 2015年7月9日,以及接下来数日,中国当局在北京和其它数个城市突然抓捕人权律师以及人权活动者,并同时对多达三百名律师和公民进行问话、警告、以及短暂拘留,人称“709事件”。其后,709被捕者被秘密 [...] 继续阅读 »
隋牧青:做人权律师,我付出了代价,但我得到了更多
隋牧青,曹雅学,2020年6月2日 一、六四 YC:我们先从“六四”讲起。中国人权律师里面有好几位,可能有一些我不知道,至少我知道的好几位,我们就叫它“八九一代”,浦志强、丁家喜、唐吉田,你,当然了,都是。有一张照片我记得特别清楚,网上流传也比较 [...] 继续阅读 »
梁小军:为政治犯辩护是中国律师的机会和荣耀
梁小军,曹雅学,2020年5月15日 新冠病毒突如其来,横扫中国,席卷全球。一样肉眼看不见的半生命体,就这样令几十亿人类陷于停顿,窝在家里躲避瘟疫,相互回避,并将未来的走向推出了惯性轨道。然窗外春天如期而至,晴雨交替,鸟和松鼠,世界依旧。脑回路 [...] 继续阅读 »
袁奉初:二次入狱蒙难简述
袁奉初,原发表于2020年11月16日 出狱已经一个多月了。中共五中全会也已经开完半个多月了。鉴于目前恶劣的政治环境,及一些个人的其他原因。出狱后近乎于缄口默言,连我坐牢期间所遭受的折磨与苦难也没来的及写。现在我觉得有必要将它写出来,这是我的一 [...] 继续阅读 »
从成功的商业律师,到公民权利活动家 — 独家访谈丁家喜
采访者按:我跟丁家喜律师提出做个访谈时,他起初不大情愿。那是2017年秋天,他出狱一年,来纽约上州只有五千居民的村子阿尔弗雷德与妻子和两个女儿团圆,过几天就要回中国了。他不想吸引人的注意,他说,这只会妨碍他的工作。我说,“请你把你的故事留 [...] 继续阅读 »
一场聚会引发的抓捕、逃亡和离散
一个多月前,二十几个来自四面八方的中国人相约来到厦门。他们当中有律师,有从事不同职业的公民,有男有女。12月7日和8日两天,他们在一所私宅聚会,讨论时政,探讨年度十大公共事件,探讨中国政治的走向。他们也相互交换在各地进行公民权利倡导的活动 [...] 继续阅读 »
蚂蚁的力量:纪念李柏光律师
李柏光,律师,2018年2月26日逝世,49岁。 李柏光1968年10月1日出生于湖南省中部郴州市嘉禾县的一个小山村,是7个孩子中的最小。他的父亲在他七岁的时候去世。到了上学的年龄,别的孩子去上学了,李柏光每天放鸭子,妈妈说家里农活多,让他迟一年上学。有一 [...] 继续阅读 »
vertical_align_top
支持我们的工作

改变中国致力于为您提供中国法治、人权、公民社会的信息。我们希望帮助读者了解中国政治图景中受审查最严重、最少为人知的方面。改变中国是一个美国联邦非营利免税机构 (EIN 46-2665527),您的捐款在美国可以享受全额抵税。


社交媒体收看

网站访问量统计:
  • 49,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