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孙大午法庭最后陈述

孙大午,2021年7月28日,于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法庭 谢谢法庭给我陈述的机会。 首先我陈述一下大午集团的发家史。大午集团是我妻子养50头猪、养1000只鸡起步的,我是当兵出身,1988年辞职下海的,和妻子刘会茹一块创建了大午集团。真正的创始人应该说是我的妻子刘会茹。大午集团是一个以农牧业为主的企业,以养猪、养鸡、做饲料为主,回忆过去很激动(哽咽)。

2021中國人權律師節公告暨‘一人一照寄語中國人權律師’徵集啟示

2021年5月22日 第五屆中國人權律師節將于2021年7月9日在網上舉行。 中國人權律師節創始于2017年7月9日,以2015年7月9日震驚中外的律師大抓捕事件為標誌,銘記中國人權律師群體為法治與公義做出的不懈抗爭和巨大付出,表彰他們的理想、勇氣、與頑強。 人權律師,顧名思義,是代理人權案件的律師。他們絕大多數不是著名的律師,也不是有錢的律師,但他們無可辯駁地賦予了整個中國律師群體一個精神高度。

孙大午:一个农民企业家的三十六年改革开放梦

曹雅学,2021年3月30日 2003年3月的一天,当孙大午在中国农业大学济济一堂的神内报告厅演讲的时候,他像是罗马神话中的两面神,一面看着过去,一面看着未来。 他先从过去讲起。“徐水县是个很有名气的县,”他说,“大家可能不知道,58年的共产风就是从徐水县刮起来的。我就在那个地方出生,而且我生活的在共产风刮得最厉害的地方。”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五)

长平,曹雅学,2021年3月9日 接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 2008年因为一篇关于西藏的专栏遭到人身攻击 2005年底我又回到了广州,参与创办了南都周刊。南都周刊是一份关注城市新闻和城市文化的刊物,但它的报道范围超越了我们当初的定义。那些年中国出现了公民权利运动、NGO组织,很多新观念开始蓬勃发展,南方报业的几个出版物对此都很感兴趣,南都周刊在这方面的报道比较突出。当时我作为南都周刊的主编,也作为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的专栏作者,有意识地跟读者讲述公民社会这个概念,而且我们还和社会上的一些机构进行合作,组织研讨活动和调查活动,扩大公民社会这个概念的影响。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四)

长平,曹雅学,2021年3月9日 接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 公共知识分子孵化器 曹雅学: 我九十年代初就离开了中国,在很多年里对中国发生的事情、社会的动态了解很少。最近几年做改变中国网站以来,我开始了一个补课过程,有太多要了解的事情。我手里从没有拿起过一份南方周末,但是这些年里我不断看到南方周末一些成为集体记忆的文章,比如二十年前新年献词、一些里程碑的报道。我还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那些年里很多知识分子给南方周末写文章,比如贺卫方教授就是因为1998年在南方周末写的一篇题目叫《复转军人进法院》的短评而出名,并开始在报刊撰文,成为家喻户晓的公共知识分子。我认识的一个北师大文学教授,也给南方周末写文章。所以我得到的印象是,南方周末在很多年里似乎是一个活跃的公共话语场所。想请你回顾一下。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三)

长平, 曹雅学, 2021年3月9日 接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中国改革开放20周年纪念日 我到南方周末之后很快遇到一件大事,那就是1998年的12月18日,中国改革开放20周年纪念日。20年前,也就是1978年的12月18日,被认为为改革开放作出了重要决定而且定下基调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的京西宾馆开幕,它就成为一个历史性的日子,被认为是中国改革开放纪念日。所以每十年的那一天就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中国的媒体都要进行方方面面的纪念,当然主要就是歌功颂德。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 (二)

长平,曹雅学,2021年3月7日 接第一部分 加入南方周末 1998年7月我到了广州,天气非常热,我的朋友在广州所谓的城中村帮我租了一个房子,非常破败,完全没法跟我在成都的住宿条件相比。但是那时真是年轻,完全没觉得这是个问题。我和南方周末的编辑记者一见面,虽然原来认识一些人,但是和他们集体一见面,我觉得这个地方来对了,因为整体上大家都有一种朝气,整体上比外界想象的年轻。而且大家都喜欢喝酒、唱歌、开玩笑,有一些甚至是很嬉皮士的性格,有一些是很书呆子气,有些很能说话,有些不能说话,就是多元化,和中国的那种单位文化,尤其是北方的单位文化非常的不一样。

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一)

长平,曹雅学,2021年3月7日 采 访 前 言 我第一次和长平谈话是2016年在多伦多,那时他来接受加拿大支持言论自由记者组织颁发的“国际新闻自由奖”。活动很多,他很忙,我们只谈了两个小时,我就得赶飞机回华盛顿。最近几年里,随着我为改变中国网站继续访谈或特写更多的人,并开始从这些不同的故事中看到过去三十年、乃至四十年里有一条共同主线的时候,我不止一次感到需要再次“造访”长平的故事。下面就是我2020年2月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和柏林对长平的第二次访谈。这次访谈持续了好几天。

‘公检法如果要对人民审查,可以把任何人推上法庭’:张展案庭审辩论阶段辩护律师部分发言

张科科律师,2021年 1月1日 审判长、审判员: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接受张展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发表如下辩论意见: (在对公诉人发表的公诉意见回应之后,辩护人继续发表意见。) 一个人冒着被乙级烈性传染病感染的风险跑到武汉,她要么是疯子,要么是了不起的人。

张展刑事判决书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20)沪0115 刑初 4002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展,女,1983年9月2日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汉族,硕士研究生文化,无业,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路 162 号,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宣黄公路158号 D307室。2018年8月因利用国际互联网传播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处警告:2019年4月因寻衅滋事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 处行政拘留一日;2019年 11月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被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处行政拘留十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20年5月1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


Follow My Blog

Get new content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